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贱奴男友】1-5

【贱奴男友】1-5


作者:不详 字数:15400 贱奴男友(一)

我叫阿浩,今年22,是一所大学的学生,有一个交往二年的男朋友,由于 我是单身一个人到在外地念书,所以家人就在学校附近帮我找了间套房,长期租 下来让我使用,虽然不是很豪华,但房间里应有尽有,所以同学常泡在我那看电 视或是玩在线游戏,由于我外表看起来不像是G,所以同志的身份一直得到很完 善的保密。

我的男朋友叫阿弘,大我一年,是另一所大学的,由于他是当地人,所以住 在家里,但每到星期六偶尔就会在我这里* 夜,他算是个运动健将,很多球类运 动都难不倒他,尤其是篮球,更是有一手,高中时代便是校队的,所以身材也是 一流的,178的身高,68公斤的体重,是很多女生追求的对象,但他总是说 家人反对他现在交女朋友来当做借口,以免招到不必要的麻烦。

由于年轻加上又是运动健将,阿弘的体能没话说,加上他欲* 又强,每次过 夜都会* 到我脚软,他的J虽然不是很长,只有16公分,但足有6公分粗,每 次刚插进我的* 门里时,都让我吃不消,但稍待一会就又让我爽的无法自拔,他 常常都把我* 到自己喷出来之后,才更加奋力的喷在我的* 门里,他说用保险* 没有亲密感,所以在交往一年之后就没用了,加上我也信任他,所以他都是内* 居多,不过有时也会喷在我的* 裤上,要我直接穿着去上课,我也想,反正也没 人看到,所以就都会答应他的要求,不过,只要我穿着涂满他* 液的* 裤上课, 当天我都会一直回想着他的J及他的体味,让我久久无法集中注意力听课。

因为他有时在我那* 夜,所以有时也会在我那换洗衣服,有一次我同学阿政 到我那看到一件我男朋友的* 裤,阿政是我们班的班长,很多对外的事务都是由 他来执行,像是班级的郊游或是联谊都是由他来管理,他就问我你也有穿这种贴 身低腰的三角* 裤啊,我一时不好意思只好说,还好啦,有时也想花俏点啊,偶 而也会穿啦,呵呵,心想,总不能说那是我男朋友的吧,因为我平常都是穿平口 裤的,也许是同志敏锐的感应,我总觉得他对阿弘的那件内裤很在意,但碍于同 志的身份,所以我也不想提太多,就马上转移话题,只是我总感觉自从那次起, 每次他来我这都会似有若无的去看我晒在小阳台的衣服,甚至还会主动问我今天 穿什么* 裤,让我愈来愈觉得怪怪的。

星期六晚上,阿弘到我那* 夜,我就把阿政的行为和他说,他一听到好像反 应有点不高兴,就要求我以后不要让阿政到我这来,免的被他发现我的身份,过 了一会儿,他的手机响了,他接完电话就和我说,他家人要他马上回去,有点事 要办所以就走了,心想,怎么才刚过来就要走啊,但是他家要他回去,我也不好 说什么,走就走了吧。

隔天晚上,阿弘打电话给我,他说他家要重新整修,所以想在我这借住几天, 听到这个消息,我当然是乐歪了,心想这几天可以天天闻到我男朋友的体味及被 我BF* 了,想到我的J都硬了,为了不让我同学破坏这个美好的时光,隔天上 课时我就和我同学说这几天我妈要来看我,所以这几天可能不方便让你们来,等 我妈回走了再说,下了课,我就飞奔似的快步回家,因为阿弘的性* 很强,所以 在我这时,他都只穿条小* 裤,而我大部分都是全光的,他说这样方便他* 我, 我也爱上这样的生活模式,晚上六点多,他来了,进了门,我马上拉下他的运动 裤,帮他吸他的粗J,而他也不时的用手指抠我的后面,阿弘的J毛一直保持着 短短的,而且也常常修,所以通常都只有一公分左右,他都说因为他游泳时穿三 角的,会跑出来所以才修,虽然觉得怪怪的但他都那么说了,我也就没有想太多, 吹了一阵子,我们移到床上他就开始* 我,他要我趴着,他在后面开始搓他的J 准备插进我的* 眼里,刚进去时,真的很痛,但过一阵子后我开始觉得爽了,也 配合他的节奏,差不多* 了二十分左右,我觉得他的J涨的好大,他加快速度, 一会儿把这几天的精* 全部* 进我的* 眼里,在同时我也喷了,两个人躺在床上 休息。约半小时后我们才起来穿好衣服出去吃晚餐,吃完差不多是九点了,两个 人骑着他的电动车回到我住的地方,一下车我看到阿政就站在我家楼下,心想, 怎么会来了呢,就马上跑过去。

问」阿政,你怎么来了」」上去再说」阿政面无表情的回我一句。」不行啦, 我妈在上面不太方便啊」,我急忙的回答他,」真的吗?」阿政一脸奸笑的说着 当阿政和阿弘擦身而过时,我看到我男朋友一脸目瞪口呆的不敢说什么,我马上 跑过去找他,顺便和他说有关刚刚的事,正当我们在谈话的同时,阿政很不耐烦 的喊着」你们还不上来喔,我怎么开门啊」,」我们上去吧」阿弘很无奈的说着 一进我房间,阿政马上反问我,「你妈妈在那里呢?」,让我真的不知该怎么说, 当我正要说话时,阿政立刻说「* 奴,他是你什么人」当下,我心想,拜托,谁 是* 奴啊,我们只是同学耶,说的这么难听,就不客气的骂着阿政,你是谁啊, 到我家来乱叫啊,阿政丝毫不为所动,马上大声说,」看到主人不会问好吗」, 顺势拿起抱枕丢向阿弘,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主人好」三个字从他的口中脱口 而出,我马上转头看阿弘,只见他立刻趴在地上,同时阿政也说了三个字「狗狗 乖」,这个场面让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整个人都呆住了,就在我还没反应 过来时,阿政跳起来从裤兜里拿出一条军绳,马上把我的手和身体一起缠住绑起 来,当我回神时,我的裤子己被阿政脱到脚踝了,这时我男朋友还是趴在地上, 阿政走过去对着阿弘说:「你刚刚有没有* 啊」,他很恭敬的回应:「报告主人, 有」,只见阿政走向我的后面,马上用手指插进我的* 眼里,由于刚刚阿弘内* 的关系,他的* 液还残留在我的* 眼里,阿政用指抠了一下,挖了一点* 液,走 到阿弘面前,要我BF舔干净,只见我BF伸出舌头,努力的舔着阿政的手指, 阿政说着:「真是贱狗」。

阿政走向我奸笑着说:「有没有看过你男朋友被* 啊?」然后转头向着阿弘 说,马上* 光爬过来,只见我BF马上* 光所有的衣服爬到阿政面前「先赏你尝 尝主人的J」,阿政慢慢的说着,阿弘马上用嘴把阿政的运动裤拉下来,第一次 看到阿政的J,好粗喔,比阿弘还粗,我男朋友马上用心的帮阿政吹他的J同时, 阿政拿起手机拍下他舔J的情形,一会儿阿政硬起来了,比阿弘的还大,阿政站 起来,从运动裤的口袋拿了一个**套出来,套在J上,二话不说就插进阿弘的* 眼,我看到这一幕,心想,从不让我碰* 眼的阿弘,现在居然在我面前被我同学 狂* ,而且在被* 同时,阿政还要阿弘不时说着「谢谢主人* 我」,让我整个人 都呆住了,阿政用同一个姿势狂* 阿弘过了半个小时后,阿政终于* 在**套中, 阿政拔出他的J,拿出**套,好多的* 液,差不多有一小酒杯的量,阿政走到我 BF面前,他把全部的* 液倒进阿弘口中,说句「吞下去,贱狗」,只见我BF 没有任何反抗的全部吞下去,阿政蹲下来,拍拍我男朋友的脸颊,现在你们彼此 都知道了,你就没有理由了,把他全部剃掉吧,只听他回答「是的,主人」,阿 政立刻推倒阿弘,再从口袋拿出准备好的刮胡刀,把我男朋友的J毛全部剃光, 接着又说,以后都要保持这样光光的,知道吗,我BF马上回应「是的,主人」

在看完这一幕,我终于想起,为什么那次阿政会问起我低腰三角裤的事,原 来他看过阿弘穿。

接着阿政走向我说着:「以后就和他一样,当我的* 奴,知道吗」我马上不 高兴说」为什么,你凭什么」只见阿政又拿起手上的手机,拍我没穿裤子的样子, 「就凭这个」我也只有乖乖的答应。阿政马上要求我两件事:第一,以后外出都 只能穿后空* 裤,没有他的命令回到家不准穿任何衣服。

第二,往后每逢星期三中午,自动到宿舍帮他* ,让他爽。

说完就笑笑的走出我的房间离去了,只留下阿弘趴跪在地上,和我两个人四 眼对望……(待续)

贱奴男友(二)

片刻,阿弘慢慢的站起来走到阿浩的身后帮阿浩解开身上的束缚,两个人不 发一语的一个走向客厅,一个走向浴室,静静的等待时间的过去。

过了半个小时之后阿浩从浴室走了出来,看了阿弘一眼,就走到床边坐在床 上,似乎若有所思的呆呆的坐在哪,一直等到阿弘出现在他面前时,他才回过神 来,当阿弘正要出声时,阿浩马上脱口而出」我有点累,我想先睡了」就躺到床 上并把床头灯关掉就独自先睡了,阿弘看到这个情形落寞的走到客厅,并把灯也 关掉,一个人独自站在阳台看着那皎洁的月。

铃铃铃……

早上七点半,闹钟响了,阿浩就在半梦半醒之间起来,看到阿弘己不在了, 也不知阿弘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加上今天阿浩第一节有课,所以也管不了那么多, 走下床随便的准备一下拿着今天上课的书,就出门了,就在要出门时,他看到阿 弘开门走了进来,手上还拿着早餐,这时的阿浩心中五味杂陈,不知该说些什么, 只是草草的说了一句」今天早上有课,我要上课了」就这样和阿弘擦身而过出门 了,而阿弘也不假思索的在阿浩离开后,又是独自一个人走到阳台看着阿浩的身 影渐行渐远。

今天在课堂上,阿政不时的转向阿浩,面不改色的笑着,突然间,阿浩的手 机传来简讯的声音,阿浩一看,是阿政传过来的,上面写著」中午到我宿舍来」, 此时的阿浩想起,昨天阿政要离开时,要他星期三中午要去服待他的命令,此时 阿浩根本无心上课,教授在台上说的多么精采,但阿浩的脑海中只有昨天阿政狂 干阿弘的画面,想着想着,阿浩的J不由得硬了起来,也让阿浩坐立难安,一直 等到下课休息时,阿浩才急忙跑出教室,一个人躲到顶楼透透风,就连接下来的 一堂课,阿浩就索性的缺席了。

中午休息时间到了,阿浩一个人慢慢的走向阿政的宿舍,心想,阿政不知道 会不会把他的裸露照片泄露出去,一会儿,阿浩走到阿政的宿舍门口,心里还在 想要不要进去,就在同时阿政打开房门,手一伸就把阿浩给拉了进去,并迅速的 关上,进了阿政的房间。

阿政马上命令阿浩「把裤子脱掉」

阿浩慢慢的脱下身上的牛仔裤,才刚拉下来时,阿政一个耳光的打了过来, 阿浩整个人重心一个不稳就倒在角落里,「不是叫你以后出门只能穿后空内裤, 你怎么又穿这种四角裤呢」阿政怒斥着骂着。

「对不起,我忘了今天是星期三,以后我不敢了」阿浩低声下气回应着「好, 第一次就原谅你,把内裤脱了,丢进垃圾桶」阿政严厉的说着,「是」阿浩怀着 恐惧的心回应阿政的问题阿政走了过来,凑到阿浩的面前,对着阿浩的耳朵,轻 声细语的说「我们是同学,又是死党,我会好好对待你的」,就在同时,右手往 阿浩的屁股摸了下去,顺势又把中指插进阿浩的* 眼里只见阿浩的脸部表情是么 的痛若,过了一下子,阿政把阿浩引到床上趴着,又走回书桌,打开抽屉拿出了 一个保* 套和一条KY,又走向阿浩的身边,挤了一些KY涂在阿浩的* 眼,套 上保* 套就在阿浩的* 眼前慢慢的划着,由于阿政的J比阿弘大些,让阿浩有点 怕,正在害怕时,阿政丝毫不留情的插了进去,只听到阿浩」啊」了一声,接着 又听到「你再叫,最好把同学都引来」阿政不爽的叫骂着,由于害怕裸* 照会被 曝光,所以阿浩只好忍着,就这样让阿政在宿舍里狂干了起来,门口的走道上有 走过来又走过去的同学,房间内却是两个男人正在做* ,约干了二十分钟,阿政 喷了,一样* 在保* 套里,阿政拉出保* 套,在阿浩面前晃着,阿浩以为他会要 他像阿弘般的吞进去,但阿政没有这样做,只是再把那个套子套在阿浩的屌J上, 开始帮阿浩打飞机,不时还用手指插进阿浩的* 眼里抠着,不到五分钟,阿浩也 喷进保* 套里,就在阿浩还处在刚刚的高* 中,房间响了五声的敲打声,阿浩心 想这一定是某种的暗号,只看到阿政慢慢走向房门打开,看到一个人进来,阿浩 看到时吓了一跳,走进来的人是阿弘。当阿弘进来后阿政马上又把门给关了起来 并上了锁。

「主人午安」阿弘点着头小心的说着,「一样,把裤子脱了」阿政面无笑容 的说着,可能是阿弘己习惯阿政的个性,所以阿弘迅速的脱了牛仔裤只穿着后空 的内裤站著,「跪下,嘴张开」阿政说著,就在阿弘张开嘴时,阿政把刚刚积在 保* 套的* 液完完全全的都挤进阿弘的口中,让阿弘吞下去。

「刚刚那些圣汁是我和阿浩的,味道很好吧」阿政笑笑的说着,「谢谢主人 赏赐」阿弘很满足的回着,「把内裤脱了,拿过去给阿浩」阿政很有威权的命令 着阿弘,只见阿弘把后空内裤脱下来,用嘴巴咬着爬到阿浩的面前,阿浩心想着, 给我穿吗?

「阿浩,把它穿起来吧,难不成你下午想不穿内裤上课吗」阿政好口气的说。

无奈下,阿浩接上阿弘口中的内裤穿了起了,随后阿政走到衣橱前,打开衣 橱蹲下来好像在找东西的样子,接着拿出一个什么东西来,「贱狗,过来」阿政 望著阿弘叫着,「是的,主人」阿弘马上转身爬向阿政,「下午没内裤穿,主人 怕你* 眼着凉了,这个* 塞给你挡挡风,转过去」阿政奸笑的说,在阿浩的目视 下,那个黑黑的东西应该有五公分的直径,阿政就在* 塞上涂些KY就往阿弘的 * 眼给插了进去,「好了,记得啊,没有我的命令,不准给我拿下来,知道吗」

阿政严厉的命令着阿弘,「好了,把衣服穿好,可以走了」阿政拍拍阿弘的 * 股说着,只见阿弘爬过去穿上牛仔裤向阿政点点头说「谢谢主人,主人再见」 就走出房门了随即阿政走过来,抱着阿浩说,放学后我们一起去吃饭,我再告诉 你为什么,快上课了,把衣服穿好,准备走了……(待续)

贱奴男友(三)

当天晚上我就和阿政到学校附近的小吃店用餐,阿政也娓娓道来他和阿弘之 间的秘密,他和阿弘是在一年多之前在网上认识的,阿弘生长在一个三代同堂的 家里,他是家的宝,由于单传的原故,所以全家的人都特别的顺着他,因此在网 络认识时,阿弘就是直接想找个能调虐他的人,于是他们在网络聊了几次之后就 约定了见面,至于是基于什么原因他会选上我,我只知道他想找个比他年纪小的, 其他的我就没去问了,而我会选上他是因为他的身材和我前任的男朋友很像,可 以说是基于某种的报复心态吧,我就把阿弘当成我前男朋友一般的调虐,又刚好 都投其所好,我们就这样维持了近一年的关系,直到那天去你那看到那件* 裤时, 我觉得非常面熟,所以回家就去找了一下,原来那是我和阿弘在认识一个月时, 我买给他当成一个犒赏的,起初我也不太敢确定,直到上个周末看到你们一起吃 宵夜,我才敢肯定的。」他是自愿的,真的吗」我一脸狐疑的问着阿政,」没错, 这种事除非自愿,不然你以为是我在恐吓强迫他啊」阿政很肯定的回应着」说不 定是他有什么把柄在你手上吧」我再进一步的质疑着阿政」拜拖,我也是外地来 的,刚到这也才一年多,而阿弘是当地人,我们八杆子打不到,怎么可能啦,你 想太多了吧」阿政确定的的再次为自己辩解着,」你想想,如果不是自愿,以他 的体型,他的手脚,我能要求他要怎样就怎样吗?」阿政反问我,」可是我们在 一起这段期间,他对我是很好,也许是我也很顺着他,所以也习惯他有那么一点 大男人主义啊,看不出来他会自愿的样子啊,这很难让我相信」我也提出我心中 的看法。

经过我和阿政的一翻讨论及沟通,我们认为,阿弘似乎在弥补一些别人有而 他却没有的心态吧:家人长期过度的顺从及不忍心的叛逆。」阿浩,你有干过他 吗」阿政突然的问了我,」没有啊,他从不让我碰他的后面的」我很诚实的回答 着」你会想吗」阿政奸笑的问着」有机会再说吧,现在弄成这样,我都不知道要 怎么面对他呢」我心烦的说着吃完晚餐阿政要我再和他回去他的宿舍,由于我怕 的的裸* 会被他曝光,所以也顺从着他的要求,希望能有机会可以拿回来或是销 毁,好让我可以安心点回到宿舍后,阿政拿出他的手机让我看,我一手接来就直 接找那天拍的,也许是我过度担心,一看就只有下半身重要部位,跟本无法分辨 是谁,但为顾及自己的隐私,我还是把它给删除了,」这样你应该相信了吧,我 本来就不会对你怎样地」阿政很诚恳的说着,」可是那天你的口气真的把我给吓 到了」我也顺口回了一句」我们俩是好哥们啊,我不会这样对你的,况且我去你 那都吃你的用你的,我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啦」阿政笑笑的说」是啊,最好是 这样啦,要我相信你,除非让我干回来再说」我不怀好意的反问」好,一句话, 兄弟要做就坦白」阿政马上脱掉身上的衣服」你说的喔」我迫不急的走了过去」

套子在衣橱内的抽屉里」阿政趴在床上指了指衣橱说着我走到衣橱大家打开 抽屉」

哇靠,你* 裤这么多啊」我惊讶的说着,翻了一下拿了一个**套」有些不是 我的啦,有些都是和网友干完,给人家A来的」阿政自豪的回答着」骗谁啊,谁 愿意给你啊」我不相信的说」当然是被我干的很爽的弟弟或哥哥送的啊」阿政奸 奸的笑着说」算了,不想了解,先干了再说」我毫不气客的说由于不爽,我对阿 政没有什么温柔的态度,直接就* 他,挤了一些KY直接涂在阿政的* 眼里,第 一次看到阿政的* 眼,说真的还真好看,红润的顏色,应该很少被* ,套上**套, 虽然我的J不大,但也有16公分,不过我的龟* 按比例来说比阿政的大,握著 J,我用* 头在阿政的* 眼外,慢慢的磨着磨着,」要* 快啦」阿政不耐烦的叫 着,就在阿政话一说完,我用力一顶,把* 头都顶进阿政的* 眼里,」啊了一声」 阿政脸都皱在一起,」知道我的厉害了喔」我沾沾自喜的叫着,正当阿政还在皱 眉头时,我开始一进一出的抽* 他,好爽,可能很少被* ,阿政的* 眼超紧的, 加上阿政是趴着,由我主控着力道及姿势,我用力的狂* 着他,阿政也配合我的 进出,开始叫着,就这样抽* 了十多分,我觉得要* ,就把阿政的手往后拉,好 像就在骑马似的,阿政的* 股也刻意的往后顶,而我就把他的手往后拉,而我J 就插在阿政的* 眼里,用力的做最后冲刺,一会儿,我狂* 了,全部都* 在套子 里,我的J还在在阿政的* 眼,不断的抽动,直到全部的* 液都* 完,我才慢慢 的抽了出来,套子里满满都是我的子子孙孙,拔出套子,我把* 液倒在阿政的* 股上,顺势的流了下来,我再用手指涂着在* 股附近的* 液再插进阿政的* 眼里,」 好爽喔,好久没被* 了」阿政还处于被* 的愉悦中,于是阿政开始打枪,没多久 阿政要* 了,」麻烦你去衣橱把那件黄色的后空* 裤拿来,阿政闭著眼睛说着, 等我拿了丢给他时,他跪立在床上,用那件* 裤包着他的J又开始狂打,一下子 他* 了,* 了超多的,可以说是把那件* 裤的前档都弄湿了,」你好无聊啊,* 就* ,干嘛* 在那件* 裤上面啊,不用洗喔」我冷冷的说着,」等下你就知道啦」

阿政还处于高* 中,笑笑的说着,」我要回去了,阿弘应该快回来了」我一 边穿衣服一边说着,」等一下,我和你一起去啦」阿政马上跳起来,走了过来,」 我要回家,你和去做什么啦」我不耐烦的说着,」我们三个人的事,总是要讲个 清楚啊」阿政诚恳的回答我,也是啦,总不能一直处在这种尴尬的状态啊,就让 阿政和我一起回去,回到家我有点累,就先去洗澡,再加上刚刚狂* 阿政时J上 多少都还留有* 液,先洗个澡比较舒服,正当我在洗澡时,门铃响了,心想应该 是阿弘回来了,我也没想太多,就继续洗我的澡,直到我洗完走出浴室时,看到 阿弘全身上下只穿著阿政刚刚* 精的* 裤,其他的衣服都脱光了,而且* 眼里还 插着中午阿政帮他塞的* 塞,我看到这种景象就直接坐到床上去,开始擦干我的 头发。」贱狗,穿着主人的* 液* 裤爽不爽」阿政面无表情的问着阿弘,」报告 主人,很爽」阿弘很尊敬的回着,J这时也慢慢的硬了,」你希望以后我把你当 贱狗还是当朋友」阿政很正经的问着阿弘,」报告主人,贱狗」阿弘想了一会儿 回答着,我听到这,马上停下所有的动作并说着」你有病啊」,」你听到的,是 他自愿的,我没有强迫他吧」阿政很正经的对我说,」好,那以后我们三个人独 处时,你都需要* 裸,不准穿任何衣服」阿政命令着阿弘,」既然这样,随你, 以后我也不会顺着你了」我冷冷的向阿弘说,」那你还是叫我主人,就叫阿浩二 哥,知道吗?」阿政给阿弘第二个命令,」报告主人,是」阿弘回答着,」不会 叫人啊?」阿政不爽的向着阿弘骂道,」二哥」阿弘马上跪了下来趴在地上对着 我叫着,这时窗外开始下雨了,似乎在在替我哭,心想,这是我之前喜欢的人吗? 想想,还是算了,管他呢?

我走到阿弘的后面,看着他那插着* 塞的* 股,真是漂亮,我就顺手拔出了 * 塞,仔仔细细的看着那* 眼,用手指* 进去,这时我的J也开始慢慢有了反应, 这是我无法想像的,以前是我无法得到的,我开始有了想* 阿弘的想法,说时急 那时快,我的J硬了,我吐了一口的口水在阿弘* 眼里,就直接握着我硬J插了 进去,也许是塞了一天的* 塞,很快的我就* 了进去,我开始狂* 阿弘,好象有 种被骗的感觉,我顾不及什么的就一直快速的狂* 着,没五分钟我就* 了,直接 无套的* 进阿弘的* 眼里,我拔出了J顺势再把阿政的那个* 塞再塞进阿弘的* 眼。

就这样沉默的过了一会,阿政从门后拿了件雨衣丢给地上的阿弘,」我想吃 点东西,反正现在下雨,你穿着雨衣没人看到,你就这样去买点东西回来,顺便 再买点饮料,自己小心点,被人发现你雨衣里穿这样会被打的」阿政命令着阿弘,」

是的,主人」阿弘站了起来,穿着雨衣就出门了……(待续)

贱奴男友(四)

就这样,我、阿政、阿弘三个人在阿弘借住我这里的这段期间,我和阿政几 乎是天天* 阿弘,原本以为阿弘会拒絶,渐渐的他也习惯被我们两个人轮* 了, 加上阿政有时会虐玩阿弘,像是帮他塞* 塞,让他出门买东西,或是塞着* 塞一 起外出吃宵夜,这也让阿弘渐渐习惯当* 奴了,看起来也似乎蛮满足的样子。

几天很快就过去了,阿弘家重新装修好了,所以就回家去住了,又回到以前 我一个人住的老样子,也许是* 阿弘上瘾了,所以我开始上网找人,或许是年轻 体力足,常常一放课就挂在网上,有一天,约到一个高中生,18岁,168公 分,60公斤,这是他的自我介绍,说高不高,说重不重,刚好的身材,很快的 我就和他聊上了,他自称是高三,因为压力重,所以想发泄,偶而也会上来找对 象,只是很少做,我想这样应该是很安全的状况,就和他约定见面了,他住家里 不方便,所以就约在我这。

到了晚上七点,那个高中生来了,他叫小聪,在家中也是个独子,由由于家 表哥哥表姐姐们成绩都很好,不是明牌大学就是什么研究所,所以家人对他的期 望很高,这给他造成的压力非常大,我和他闲聊了一下,就让他先去洗澡了,他 怕衣服弄湿了,所以就在浴室门外把衣服都脱了,由于脸上还有点稚气,看起来 超可爱的,穿着白色三角* 裤,显的格外的清纯,当他脱下* 裤时,我看到他的 J简直无法和长像相契合,他的J有包皮,在没* 起时看起来就很惊人了,我突 发其想,就拿尺量了一下,我的妈啊,没* 起足足有11公分,那* 起时是不是 就更为惊人了,量完他没说什么就走进浴室了,我在外面整理了一下,把衣服脱 了,也走进去和他一起洗,抱着他,我开始想起之前阿弘也是常常在我洗澡时进 来抱我,那种依偎在他怀里的感觉让我无法忘怀,但现在这种机会难了,自从阿 政的介入,我和阿弘就没再一起洗过澡了,或是补偿心态,我对小聪的温柔完全 可以让他体会,他开转身吻我,柔嫩的嘴唇紧贴在我的身体表面,加上水流的按 摩,双重效果,让我更加舒服,我也开始亲吻他的耳朵、脸颊,两个人都陶醉在 温柔乡里,我开始用手指慢慢的抠他的* 眼,他也适时的开始搓揉我那稍硬的J, 「哥哥,你的J好好看哦,好性感喔」小聪在我耳柔边轻声的说着,「那你喜欢 吗」我马上以温柔的语气回应着,「喜欢」小聪笑笑的说,「可是你的J也不错 啊,* 起可能比哥哥的大喔」我小声的他的耳边说着,小聪只是笑笑的。

洗完澡,我帮他擦干头发,让他踩在我的脚上,我的后面抱着他走出浴室, 到了床边,我慢慢的把他放在床上,开始亲吻他的身体,由耳朵,脸颊,脖子, 腋下,* 头,肚子,* 脐,他的* 头,他的J,直到他的* 门,也许是刚洗好澡, 小聪的身体散发着淡淡的水果香,闻起来好迷人啊,接着我把他抱起来,换我躺 在床上,他趴在我的身体上面,开始帮我吸* 头,接着* 脐,最后我们成69姿 势,他开始吸吮我的J,我也开始亲吻他的* 眼,还不时的吸他的J,一会儿, 我拿出KY和**套,让他躺在床上,一开始以正面的体位* 他,把他的脚抬到我 的肩膀上,我慢慢的把我的J一寸寸的* 进他的* 眼里,可能不常被* ,他开始 紧紧的抓着床单,慢慢的,我的J都进去了,而他的脸部也出现了缓和的表情, 我停了一会儿,「可以开始了吗」我温柔的问着,「等一下」小聪以微弱的声音 回答着,于是我开始亲吻他,他的嘴唇好嫩,让人好想咬一口,一会儿我开始小 心的抽* 他,他也慢慢的习惯了,渐渐的也配合我的频率,开始发出「啊……」

的声音,接着我让他转身趴在床上,再次用我的J* 进,由于刚刚已经习惯 了我的尺寸,所以这次很容易就* 进去了,我开始也慢慢的来,一会儿等他顺了, 我开始大力的顶,他发出更大的声音,但却是配合我的速度,丝毫没有疼痛的感 觉,我知道他开始爽了,陶醉在被* 的幸福里,我渐渐的愈来愈大力的顶,我不 时把屌J拔出来在他的* 眼外摩蹭着他的* 眼,再快速的* 进,这种全出全入的 干法,让我更快达到* 潮「爽不爽」我气喘的问着「爽」他也无力的回答着,最 后要* 时,我更加大力的顶* 他,最后我* 了,他也无力的趴在床上,我也就翻 身躺在他的旁边,抱着他轻轻拨弄他的头发,「来,换哥哥帮你打出来」,接着 我坐在床头,他就坐在我的前面,我开始帮他打枪,由于太干,我涂了一些KY 在他的屌J上,渐渐的他的J硬了我眼睛一亮,心想和阿政的不相上下,而且比 他的还要粗,真是太强了,就打到一半时,我问着小聪「你有没有* 过人啊」, 小聪肯定的回答我「有啊,只有一次」我再问「那你想* 人吗」,「哥哥你想让 我* 你是吗?」小聪很纳闷的问着,「不是拉,如果你想* 人,哥哥可以找个人 让你* 啊」我很期待的说,「谁啊」小聪迷糊了,「你等一下」我放下他马上打 电话给阿政。

「有空吗,要来爽一下吗」我很期待的问着阿政,「有啊,你又叫你们阿弘 来了啊」阿政毫生气的说着,「干,有新货啦,要不要」我飞快解释道,「真的, 你约到新货了」阿政马上惊呀的问着,「对啊,要不要来啊?」我笑笑的说, 「废话,干,有新货当然到喽,等我五分钟」阿政迫不急待的说,「哎,顺便叫 你的贱狗过来一起玩」我接着说,「好,我打电话给他」阿政马上就挂断电话了, 「等一下喔,哥哥找个人来让你* 」我面向小聪笑着说。

====================================

「贱狗,在做什么?」阿政冷冷的问着阿弘,「报告主人,在听音乐」阿弘 小心的回着,「现在穿短裤,不穿* 裤,穿背心到阿浩那报到」阿政命令着阿弘, 「是的,主人」阿弘回应着……(待续)

贱奴男友(五)

叮咚,门铃响了。

我一开门,看到阿政站在门外手拿着衣服,而阿弘则是全裸跪趴在地上, 「进来吧」我热情的叫着,阿政马上走了进来,而阿弘则是爬着进来的。

「你好,我叫阿政」阿政和小聪打声招呼,「你好」小聪立刻拿起棉被遮住 重要部位回应着,「这是」小聪看到阿弘爬了进来,突然间不知该说什么,「哥 哥不是说要找个人来让你* 吗『我笑笑的向小聪说,「贱狗,去,去舔那小弟弟 的J」

阿弘听到阿政的话,爬向小聪,并开始帮小聪舔J,「想不想* 这个哥哥啊」

阿政笑笑的问着小聪,「可以吗?」小聪反问着阿政,并看了看我,「当然 可以啊,只要你愿意」我马上回答着小聪,「嗯」小聪点点头,一下子小聪的J 硬了,阿政看了,摇了摇头说着「江山辈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旧人」,我拿出 一个保险**套给小聪,小聪套上**套,又挤了一些KY在阿弘的* 眼上,随意的 涂了几下,很快的就握着他的粗J插进阿弘的* 眼,由于是没有经验,加上小聪 的* 头又超大的也没什么耐性就只知道使劲往阿弘的* 眼里进,也不管阿弘的感 觉就一阵乱* 着阿弘,小聪的J比我和阿政来的粗又长,阿弘被* 的叫了出来, 而且脸上的表情表明正疼着,我站在旁边,静静的看着阿弘被小弟弟狂* ,就在 这个时候,阿政把全身上下的衣服也脱了,走到小聪的面前,示意要小聪帮他口, 小聪也很清楚的开始帮阿政* ,渐渐的阿政的J在小聪的口中渐渐茁壮,一会儿, 阿政示意要**套,我拿过去给他,顺便也摸了一下阿政的* 股,阿政拔出小聪口 中的J后,套上**套,走到小聪的后面,开始用他的J按摩着小聪的* 眼,「哥 哥可以* 你吗」,阿政问着小聪。「嗯」小聪点头回应着,阿政开始慢慢的把J 插进小聪的* 眼里,也开始小心的干着小聪,「爽喔,三明治」我在一旁大叫着, 渐渐的阿弘习惯了小聪的大J,也开始发出「爽快」的呼吸声,没多久小聪想* 了,我示意要小聪直接* 在阿弘的嘴里,阿政快速的拔出小聪* 眼里的J,接着 小聪也从阿弘的* 眼拔出他的J,拿掉**套直接就往阿弘的嘴里插* 了进去,小 聪* 了,把他多日的压力全部* 进阿弘的嘴里,「贱狗,吞下去」阿政在后面叫 着,并再把他的硬J插进阿弘的* 眼里,开始* 起阿弘,阿弘又开始发出「依依 啊啊」的声音,最后阿弘和阿政同时* 了,阿弘* 在地上,而阿政则是* 在* 子 里,阿政拿出* 子,让阿弘翻身过来躺在地上,把阿弘的两腿抬高,让他的* 眼 可以完全的向的天花板,我则帮他把阿弘的脚固定* ,阿政把套子里的* 液则是 倒在阿弘的* 眼上,再用手指慢慢的* 进去,让那些* 液全数的被推进阿弘的* 眼里。

「爽不爽啊,小聪」阿政问* 小聪,「嗯」小聪回答了一声,「想不想下次 再玩?」我坏笑着问小聪,「看你们有没有时间,有没有机会啊?真的很爽的啊」

小聪直接的回着我,「嗯,那下次有机会再打给你」我说,休息一下后,小 聪穿上他的衣服,「那我先走了」小聪道别了我们就出去了,「贱狗,爽不爽啊, 被小弟弟* 」阿政问着阿弘,「报告主人,爽」阿弘回答,「把衣服穿好吧,回 家」

阿政叫着接着阿政和阿弘也离开了,而我也就准备睡觉喽……

就这样,我和阿政就常常以虐玩阿弘为乐,而且也对阿弘提出几项规定:一。

从今往后,主奴期间不淮穿任何* 裤。

二。调虐期间随时保持无J毛状态。

三。奴与主同处一室时,奴不淮穿任何衣物。

四。外出时需配戴* 塞阿弘也很听话的一直遵从规定,日子一久也就成习 惯了,因为我和阿政常常想着变化什么花样的,偶而就上网找人聊聊,渐渐的阿 政喜欢上玩多P的调虐,而我却是爱上了野* ,有时也会玩起多人野* ,每个人 都陶醉在其中。

有一次我约阿弘到学校的宿舍顶楼,顶楼是学生们的晒衣场,晒着学生们的 衣服,千奇百样的各式* 裤,三角的,四角的,平口的都有,顏色更是变化多样, 有名牌的,也有最普通的,我们在一个角落中,刚好可以由上往下俯看到学校的 全貌,由于是接近黄昏了,所以校园里学生不多,但还有不少人在球场打球,我 命令阿弘把全身衣服脱掉,并开始让他吸吮我的J,我也喜欢这样让阿弘趴在宿 舍顶楼的围墙上* 他,这样让他感受到随时可能被发现的紧张情境下的尴尬心理, 渐渐地我爱上那种阿弘被羞耻的感觉,虽然我的J没阿弘的大,但我的* 头比他 大,所以我就用* 头全进全出的干着阿弘,每次干阿弘时都会想起,以前这个男 人也常* 我,没想到现在确变成我* 他了,想到就爽,不管是趴着或是躺着我都 用力的顶着阿弘的* 眼,阿弘也陶醉在被* 的幸福中,最后我* 在阿弘的* 眼里, * 完后我顺势再把* 塞塞回去,才让阿弘穿回衣服,* 完我让阿弘背着我下楼, 回到阿政的宿舍门口,敲门,「阿政,我阿浩啦」我叫着「等一下,怎么突然来 了」阿政慌张的喊着,「你做什么啊,开门哪」我又叫着,「好啦,你等一下啦」

阿政一面开门一面说着,「你们怎么突然来啊」阿政开门就说,「没啊,刚 * 完贱奴,所以来看看你啊,怎么这么慢啊」我不耐烦的说着,「主人好」阿弘 很恭敬的叫着阿政,「嗯」阿政回应着阿弘。

走进阿政的宿舍,我看到一个小弟弟坐在书桌前,看起来差不多17、18 左右,心想他应该是阿政约回来的弟弟,就转头看一下阿政,顺便使个眼色,阿 政马上知道我想问什么,就直接说,「每个人都有需求,不是吗?你刚不就是爽 了」,「好了,知道了,不妨碍你们办事,我们先走了」,于是,我就和阿弘离 开阿政的宿舍了。

====================================

当然晚上我和阿政通了电话,「你在那约的弟弟啊,好小的」我对着话筒道, 「网上啊,还有哪,超爽的,* 了两次」话筒那边,阿政爽爽的回着,「干,有 这种好事也不会找我『我不爽的回应着,』唉,这是突然约到的啊,我那有时间 找你啊,而且你不是也干过你家那个?」阿政说道,「好啦,那个几岁啊?」我 好奇的问着,「18,今天刚好要考大学」阿政回答说,「那你又拿了人家的* 裤?」我大笑着问着,「有啊,不过我也送他一件呢」阿政马上回应着,「是换 一件吧」我闷闷的说着「有些久了也不知道谁的,有人要就给谁啦,呵呵」阿政 笑笑回道,「干,这种事只有你做的出来」我狠狠的叫喊着。

「好啦,不聊啦,我要去洗澡」我不耐烦的说著着「好啦,那明天课堂上见 哦」阿政总是好脾气地回着。

====================================

第二天刚一下课,阿政就跑到我身边,「阿浩,今天有没有兴趣啊?」阿政 在我耳边小小声说着,「什么兴趣啊?」我摸不著头绪的看着阿政,「今天玩个 新把戏」阿政奸笑着说,『好啊,先说来听听「我迫不急待的想知道,」晚上就 知道了』阿政耸耸肩闷笑顾弄玄虚的说。

====================================

叮咚,门铃响了我开了门,看见阿政和那天那个小弟弟站在门口,「今天想 玩什么啊」我马上问阿政,「等下就知道了」阿政笑着回答,阿政示意要那弟弟 脱衣服先去洗澡,「那天你不才* 过他」我问着阿政,「对啊,超爽的」阿政眉 开眼笑的说,「那等下我也要试试看」我好奇的应道,「等下你先上,再让你玩 点不同的」阿政卖着关子,一会儿,那个弟弟洗好了,一* 不挂的走出浴室, 「好洁白的皮肤啊」我说着,「过来,坐在这「阿政叫那弟弟,坐过来后我们开 始聊了一下,一面聊一面我的手开始不安份的上下游走着,「哇,弟弟不小呢」

我摸着那弟弟的J说着,「你不知道现在的小孩子营养超好的吗?」阿政接 着说,聊着聊着,那弟弟就开始帮我口起来,另一只手也停在阿政的J上,上下 的运动着,一会儿阿政示意可以开始了,我把那弟弟平躺在床上,先是吻着他的 * 头,再来是腋下,* 脐,最后是那微粗的大J,一下弟弟的J也硬了,我拿出 了* 子及KY,套上* 子再涂点KY在我的J上及弟弟的* 眼,接著一手握着我 的J,开始在弟弟的* 眼外慢慢的划圈,等到弟弟开始陶醉时才将我的* 头插了 进去,只听到底迪「啊」了一声,我的* 头全进去了,我又开始吻着他的* 头, 接着我慢慢的开始抽* 着* 着他,阿政接着站到我的前面把他的J插进我的口中, 要我帮他口,想着以前阿弘的J也是这般的粗,我顺口就含了下去,一面干着弟 弟,一面含着阿政的J,感觉还不错,一会,阿政拔出他的J又走到我的后面, 开始用手按摩着我的* 眼,感觉更加舒服,接着阿政在我的* 眼涂了KY,要我 往下趴一点,我顺势完全的干进弟弟的* 眼,也把身子往下压了压,阿政握着他 的粗J就这样* 进我的* 眼里,这种感觉好爽喔,* 着弟弟又被* ,这种三明治 我和阿弘、阿政三个人也常玩,可能是人不同吧,感觉就不一样,一会儿阿政要 我离开,换成他* 弟弟,我* 他的姿势,最后阿政说「新玩法来喽」,他要我躺 在床上,那个弟弟就直接的坐进我的J上,那个弟弟也上下的动了几下,接着他 要那个弟弟趴下去,他握着他的J,硬是也* 进那弟弟的屁* 里,那弟弟开始叫 着,原来新的玩法就是所谓的「双龙」,只感觉到弟弟的* 眼里更紧了,阿政开 始用力的狂* 着那个弟弟,那个弟弟更大声的嘶喊着,看到弟弟的眉头都邹了, 我反而更加的兴奋,一会我示意阿政换我,就换成阿政躺着我站在床边,接着把 我的J也硬是* 进那弟弟的* 眼里,刚开始不好* 进,但我又涂了些KY就比较 容易的* 了进去,我也开始用力顶**那个弟弟,真没想到那个弟弟居然可以一次 让两根粗J一同* 进去,真强,就这样我们* 了那个弟弟近四十分钟,那弟弟都 瘫在床上了,接着阿政拿起手机拨给阿弘,要阿弘马上赶过来,在等阿弘的同时, 我们就休息了一下,差不多十五分钟左右,阿弘就到了,「你很久没* 人了喔, 现在给你个机会,床上那个弟弟给你爽一下」,阿政以赏赐的口吻向着阿弘说道, 「谢谢主人」阿弘脱下身上的T恤及牛仔裤,当然* 眼里还是塞着阿政给的* 塞, 一开始,阿弘要弟弟帮他舔,他也顺手用手指* 进弟弟的* 眼,一会儿阿弘的J 硬了,我丢个* 子给他,他套上* 子就开始* 那个弟弟,可能是之前都是当1的 吧,所以技巧很好,那个弟弟被阿弘* 的爽叫着,过了十分钟,阿政要阿弘停下 来,但是阿弘没有拔出在弟弟* 眼里的J,阿政把阿弘的* 塞拿了出来,接着塞 进一个跳蛋进去,接著又把* 塞给塞了回去,顺便又将跳蛋的开关打开,阿弘开 始呻吟了起来,又开始* 起那个弟弟,我和阿政就坐在旁边欣赏着这真人表演秀, 也不时的玩玩阿弘* 眼里的* 塞或是把J* 进阿弘或是弟弟的口中,过了近十五 分钟,阿弘* 了,量超多的,接着我和阿政把那个弟弟平躺在床上以车轮战的方 式* 着那个弟弟,一会儿三个人都想* 了,我们就开始用手打,一个个的* 进阿 弘的嘴里,而阿弘也全部的吞下肚,* 完后,阿政把阿弘* 眼里的跳蛋及* 塞拿 了出来,四个人就一起进浴室洗澡了。

进了浴室后,阿政先是把淋浴间的喷头拆了下来,并要阿弘跪趴着,就把接 管* 进阿弘的* 眼里,开着小小的水流,把水灌进阿弘的* 眼里,只见阿弘的脸 色愈来愈凝重,一会儿,阿政拔出管子,只见一道微黄的水注由阿弘的* 眼喷出, 阿弘的脸色也稍微缓和,接连几次,接着我们开始冲水清洗,我和阿政还不时的 玩弄那弟弟的* 眼及J,而阿弘也是不时的舔着我的* 眼,等清洗完后,我们各 自擦干身体,那个弟弟穿好衣服道别后就先回去了,接着阿弘的手机响了,接完 电话后阿弘说家人找他有事请求我们让他回家,我把* 塞拿去水龙头冲了下水, 接着又用药用酒精擦了一下,丢给阿政,阿政又把* 塞塞回阿弘的* 眼,就让阿 弘回家去了。

「刚感觉怎样,爽不爽」阿政笑笑的问着我,「不错啊,没试过,超紧的」

我笑笑的回着,「哪天可以用我们贱奴试试」阿政提意着,「好啊,反正他 也被我们* 到习惯了」我欢喜的回应着阿政,「而且这阵子他都塞着,应该可以 试试让我们这两根一起进去『阿政用手握着他那微微勃起的粗J说着,「对啊」 我也笑笑的回应,「好了,我也差不多该回去了」阿政一面穿衣服一面说着, 「好吧,我也该好好休息一下了,刚才太累了,哈哈」我回着阿政,就这样我们 结束第一次的双龙聚会了……好了,我们的故事讲到这里就结束了,我- 阿浩 (阿弘意义上的男友兼二主人,阿政的亲密朋友)、阿弘(我意义上的男友,阿 政的奴隶)、阿政(我的亲密朋友,阿弘的主人),有点复杂的关系,不过我们 一直都很享受着这样的一种关系,快乐的生活学习着,对于我们的这种关系,已 经越来越被我们三人认可,好像缺了哪个我们的生活都会不完整了,其实我在心 底里也早以把他们当做了我的挚爱兄弟,虽然我们不时的做着各种调谑阿弘的游 戏,也时常的找些刺激的游戏来疯狂一下,但我看得出来,他们和我一样,都把 另外两个人当成了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亲人,现在阿弘越发的习惯和依恋我和阿政 了,总是恭敬地跟在我和阿政的身后,虽然我也有时会称他为我的男朋友,不过 他总是嘿嘿地冲着我可爱地傻笑,阿政还是对阿弘很严厉,他说他不能跟我一样, 他要在阿弘面前保持住威严本色,他不时的变着花样调虐着阿弘,阿弘都很是受 用,不过阿政对我却总是超好的脾气,我再怎么对他不好,他都不会发火,这个 我很奇怪,我想,应该是时间久了彼此有了深厚的情感了吧,呵呵,还是不乱想 了,他说过,要是工作了我们三个就住到一起永不分开,呵呵,我想,我们三个 都很期待那一天吧。(完)
上一篇:【煤矿淫之路】下一篇:空中小姐麻美